到底該如何抉擇天平的兩端? 商周一篇值得一看的報導~

在這之前先看看這篇文章與報導~

盲目蘋果化 媒體求生恐反陷泥淖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33 期
作者:王茜穎
open_img('https://www.oyag.com/attachments/200709/9271064683.gif')  是現代人不想看複雜的東西?還是媒體不思考?
 《商業周刊》與龍應台基金會、美國在台協會,預定九月八日,
  邀請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韋杜靈,談媒體改革之路。
  台灣三大亂源——國會、政客、媒體」,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董事長管中祥曾為文這樣說。這句話由一個媒體人來說,相當諷刺。

  有人把造成媒體亂象的矛頭指向:過度市場化
  然而,問題真是市場嗎?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韋杜靈(Doreen
  Weisenhaus)認為,市場導向不全是壞的。事實上,市場導向帶來
  更多樣的聲音和觀點,更貼近讀者的生活。因此,媒體以市場為導向
  並非問題所在,問題在於「媒體是否有清楚的願景。」她觀察,有些
  媒體看不清市場要什麼,有些則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不知要如何定位
自己,市場才會一窩蜂的「蘋果化」。
他們以為,這就是市場要的,結果在這場媒體的混戰裡,大家看起來都一個樣。

曾任《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記者的韋杜靈,八年前到香港時,一開始曾被香港圖像化的
報紙嚇到,看到大剌剌的屍體躺在報紙的頭版,「我的天,我從來沒看過那麼多屍體!」

然而韋杜靈仔細觀察後,卻也看出另一番文章。
《蘋果日報》只有爆料和聳動嗎?不是。大家都看到了它如何去炒作醜聞、狗仔、八卦、羶色腥,
「但如果以為是這些東西吸引了讀者,跟著模仿,那就錯了。」

韋杜靈觀察,《蘋果日報》會受歡迎是有理由的,絕不是因為讀者嗜血這樣一個理由能夠帶過去,
而是它確實有更好的寫作技巧、更容易閱讀,講究更好的照片,更多元的內容,政治立場也更中立,
最重要的是,他們非常願意投資深度的調查報導。

誰說《蘋果日報》只有聳動?從寫作到力求中立都講究

在香港報業公會辦的「二○○○年香港最佳新聞獎」中,《蘋果日報》一舉奪得三十八個獎項中
的十個。並透過報導,發揮第四權監督政府,做出讓稅務局長黃河生丟烏紗帽,立法會議員程介南
入獄、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下台等轟動一時的大新聞。一時間,帶動其他存活下來的媒體追求更好的品質。

但如果只是複製了《蘋果日報》的聳動的新聞手法、圖片化的格式,「那是一條簡單的捷徑,」
因為你不用想。」她補上一句。

當然,媒體以市場為導向也有潛在的風險。
當所有的媒體都相信市場只需要羶色腥的新聞,所有的新聞都被羶色腥淹沒,讀者再也沒有其他選擇,
只能夠被迫接受這樣的新聞。

停止思考、套簡單公式,變成激烈的媒體競爭中最保險、最不需要成本的方法。韋杜靈說,常有學生
畢業後跑回來找她,向老師抱怨:「長官說,沒人想看複雜的東西,人們只想要簡單的東西。

誰說《紐約時報》不賺錢?人們對好的東西永遠有需求

「這種說法只有部分真實。」她說,過去人們的預測是,這些網路世代的孩子不喜歡看太多字、
太複雜的東西,你最好給他看的,就是漫畫書或是網路上的網頁。然而,現在每個孩子都抱著案頭書
那麼厚的《哈利波特》小說在閱讀,而且裡面沒有一張圖片。《哈利波特》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讓作者羅琳(J.K. Rowling)從一個一貧如洗的單親媽媽,一躍成為英國的女首富。

「人們對於好的東西,永遠都是有需求的。」她語氣非常堅定。

或許是《紐約時報》的成功,給了她強烈的信念。她熱情的說,《紐約時報》從舊時的黃色新聞(
編按:聳動腥羶的新聞報導)到質報,畢竟走了一百五十年,打破了過去認為品質與收益無法兼顧的迷思。
《紐約時報》被奉為聖經、長達五十頁的新聞倫理規範,以及深度的報導,最後創造出比以八卦新聞、
踢爆著名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更高的獲利和更多的讀者。

高品質的媒體絕對是需要投資的,」但現實裡,多數媒體都在止血求生的階段。
「這是一場賭博。」韋杜靈說。光是模仿不可能改變現在的劣勢,永遠都只能活在別人的陰影下。

誰說讀者只需要八卦?芭莉絲消失一週無人在乎

全球最大的新聞通訊社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在今年二月就做了一個小實驗,私下封鎖美國
社交名媛芭莉絲‧希爾頓(Paris Hilton)一星期,結果完全沒人發現!
「沒有人覺得有什麼重要的新聞被遺漏了,」美聯社記者喬塞林(Jocelyn Noveck)說,
「有人注意到嗎?有人在乎嗎?」

美聯社的實驗得到了以下的回應:有位讀者在美聯社的官網上這樣留言,
太不可思議了!終於有新聞媒體看穿了這個邪惡女人的把戲!」
另一位讀者則寫:「你們是我的英雄!」究竟,是誰說讀者只需要八卦?

*龍應台:媒體變一害,公民無法免責 當韋杜靈認為媒體改革要靠媒體自己,龍應台則認為改革的
鑰匙握在公民手上,以下是龍應台接受《商業周刊》專訪的口述摘要:

台灣這幾年來報紙置入性行銷得非常嚴重,為什麼在民主開放了之後,反而出現了一些問題,
比在威權時代更難處理?過去媒體扮演的是道德的角色,現在反而媒體本身變成一害

哪些問題是我們獨有的?所謂的獨有,看我們是在跟誰比。你如果要跟那些民主非常落後,
很不上道的國家比,你永遠可以有墊底的人,但我們比較的規格不應該是最墊底的。

我的手指不是指著媒體同業的,而是永遠回過頭來指著我們的公民社會到底發揮了多大的力量?
我們的閱眾應該要發揮出更高的批判性,以及自主性。置入性行銷不是台灣獨有的,媒體的壟斷
也不是台灣獨有的。但像美國這樣老牌的民主國家,當發生什麼不可思議的現象的時候,
他的閱眾是怎麼樣去抵制、去抵抗、去批判?

你看新聞媒體裡面,它有些發言,我覺得完全是法西斯的語言,為什麼會被我們這樣一個公民社會
容許呢?是因為我們都麻木了,覺得太多了……,但是,但是你這條民主路怎麼走下去呢?
(整理●王茜穎)

商業週刊 網站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

當我自己看到以上的文章時~ 我個人沉寂思考了滿久…
雖然自己並不完全認同這樣的"理念", 始終覺得"市場機制"比起"叫好不叫座"更重要~
一本寫的再好的書, 一份內容再充實不過的報紙, 閱讀者不接受 不買單~ 都是""~
但是目前這樣的媒體亂象自己的面對方式卻只有"電視新聞不看" "報紙不買" 去消極的面對.
""與""是標準的兩面~ 哈哈~ "市場"需要 ; 得符合"大眾口味" ; "銷售量"…. 
最後都成為"新聞媒體化"的理由~ 到了所謂"UGC" 2.0的時代更是如此了~
如何迎合"閱讀者"(或稱為"消費者"更佳) 已經變成最重要最關切的地方;目標;重點…
什麼是"" 什麼是""~ 在這天平的兩端~ 別去說什麼"平衡"的大話~ 這是不可能的~
只有"生存"才是最大的吧…..  
唉….   越來越迷糊…..   想起"熊秉元教授"說的話: "存在不一定合理, 但存在一定有原因"
原因在哪? 原因是什麼?  "市場機制" "教育制度" "政治遊戲" "關係冷漠"…. 還是全部….

我這腦袋大概也想不出什麼好的答案出來~ 這張"貓"嘴也吐不出什麼"象牙"~
只能繼續看 再看 再看……  

吳 天元

溫厝的543大家長,平常沒時就愛碎碎唸,標準的阿宅。
平時就愛看電影、研究網路行銷,有時間當然也愛陪伴著家人!
總希望世界和平之外,更希望能看看外星人到底長啥模樣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