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平台搶眼球 未來只有一種媒體 值得深思的報導!

這是一篇讓我看到後感觸超多的報導~
也是一個我從來沒想過的觀點, 以一個網路人的角度  很失望也很興奮~
失望的是原來"網路不過如此"~ 興奮的是原來"網路這麼重要"~
ㄟ~ 我怎麼說了也是白說的感覺呢?  看下去吧!! 等會聊~

跨平台搶眼球 未來只有一種媒體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45 期    作者:林宏達
 

網路的出現,不是直接分食傳統媒體的市場,而是分食了讀者的時間;
傳統媒體的挑戰不是網路媒體,而是如何橫跨不同平台,深耕與滿足使用者需求。

「各位,我有好消息壞消息要告訴你們,」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台北國賓飯店的台北國際雜誌研討會上,
一開場,國際期刊聯盟主席孔閔斐(Donald Kummerfeld)就對著全場台灣各平面媒體的代表說,
壞消息是,在網路的影響下,消費者能分給單一媒體的時間越來越少,」頓了一下他說:
好消息是,未來每個媒體都能橫跨雜誌、報紙、電視,進入別人的領域。」

open_img('https://www.oyag.com/attachments/200712/5464771221.jpg') 孔閔斐說得並不誇大,現在你能上網看到《紐約時報》製作的電視新聞。

 在網路上,你能看到美國《財星》(Fortune)雜誌提供的每日最新消
 息,或是聽到美國《商業週刊》製作的有聲節目。

 在網路的衝擊下,媒體的匯流已經不再只是理論,為了擴大生存範圍,
 美國的雜誌正在透過網路化身,扮演起報紙甚至電視台的角色。

 就如同《大媒體潮》作者曼尼(Kevin Maney)所預言,所有不同媒體
 將進入同一個市場競爭,和過去從未遇過的對手競爭,或是和原本不相干
 的對手合作,「以後可能不再有平面和電子媒體的區隔,未來將只有一種
 媒體
(Media is media)」《動腦》雜誌社社長王彩雲觀察。

《時代》廣告下滑 撤換百餘主管裁員三百人
 為什麼會這樣?孔閔斐觀察,網路的崛起,讓讀者每天使用的媒體越來越
多,除了傳統的報紙、雜誌、電視之外,還增加了網站、手機、Podcast(透過iPod訂閱內容的一種服務)、
即時通訊、線上影音等各式各樣的新媒體。

媒體的種類越來越多,但讀者一天的時間仍然只有二十四小時。

這讓讀者的注意力就像一層薄薄的奶油,只能平均鋪在各種媒體上,」他分析。

而讀者的要求卻越來越高。現在發生的事,讀者已經不能再等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才知道,「他們現在
就要!」
孔閔斐說。
他認為,網路並不是直接分食雜誌的廣告市場,而是分食了讀者的時間,間接壓縮了雜誌
的成長空間。

雖然孔閔斐不提,但美國一線雜誌正面對廣告下滑的巨大壓力。根據美國《商業週刊》的網站報導,前年底,
《時代》雜誌的廣告量下降了一四%,《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廣告量下滑一八%,《時代》
雜誌甚至因此撤換一百零五名高階主管,今年一月,《時代》再次裁員三百人。

《財星》經營網路十二年 影響力大增,訂戶破百萬

同一時間,懂得利用網路的雜誌影響力卻大幅擴張,孔閔斐分析,像《財星》雜誌從一九九五年開始投資
網路媒體,那一年,《財星》的訂戶數只有八十萬,在網路上的影響力是零,到去年,他們在網路上的會員
已經增加到一千六百萬名,實體訂戶也突破一百萬人。

「《財星》雜誌光是負責編輯部落格內容的編輯,就超過一千人!」孔閔斐認為,
《財星》的策略,讓他們逆勢成長。

當其他雜誌擔心投資網路會影響實體雜誌銷量時,《財星》卻打破舊有的商業模式,不只免費在網站上提供
內容,還讓《財星》的網站變成和紙本非常不同的媒體,在網站最顯眼的版位上放的是當天的即時新聞,接著
是精選過的部落格文章,再往下才是當期的雜誌內容。

換句話說,《財星》這個網站不是紙本雜誌的附屬品,網站提供管理投資組合的系統,詢問專家財經問題的
互動機制,即時新聞的服務,重新強化《財星》在網路世界裡的品牌,讓消費者無論有沒有訂閱這本雜誌,
都願意上網參考《財星》提供的資訊。
 今年中,媒體大亨新聞集團董事長梅鐸(Rupert Murdoch)也循著同樣的免費思路改造《華爾街日報》,
他宣布《華爾街日報》的網路版的訂閱費用,從一年九十九美元降到零。他預計這會讓《華爾街日報》的讀者
人數,從一百萬人增加為一千五百萬人。

廣告主要的就是傳播量,」凱絡媒體總經理朱詣璋分析,媒體的商業模式也正在改變,如果傳統媒體能在
網路上取得更大的影響力,又能瞭解在網路上看新聞的讀者背景,急速擴大的讀者群才更能有效幫公司增加
廣告營收。

日經新聞不拚速度拚深度 取得客戶資料,廣告效果高

日經新聞則是另一個策略轉型成功的例子。日經新聞原本主要業務是出版雜誌和書籍,兩年前,現任網路事業
發展中心總監渡邊洋之接任前,日經新聞不但面臨閱讀人口流失,傳統業務下滑的窘境,同時新的網路事業也
賠掉了好幾億日圓。

渡邊洋之接手後,日經新聞的網路部門的營業額連續兩年成長超過三○%。渡邊洋之的策略,是用日經新聞的
內容定位,拉開跟入口網站的差距,發揮在網路上的影響力。

他分析,他的第一個關鍵決定是不和日本雅虎在強調速度的即時新聞領域裡競爭,他發現網路上缺乏高品質的
評論文章,加上日經新聞過去在工程師之間已經累積出一定的名氣,「如果我們跟雅虎辦同樣活動,企業未必
會參加雅虎的活動,卻會接受我們的邀請。」

在渡邊的改革下,日經新聞的廣告單價甚至比日本雅虎高出十到十二倍。

他改變傳統雜誌的商業模式,雖然消費者可以免費看到內容,卻要提供詳細的個人資料,日經新聞就能用這些
資料,更精確的使廣告獲利,同時他再圍繞著同一群使用者的需求開發不同的網站,從電腦技術擴張到生活
休閒,緊緊綁住同一群讀者。
王彩雲觀察,如果廣告主在網路上登豪華汽車廣告,日經新聞只會對系統裡登錄為高階主管的用戶播放,「以
前廣告主都知道廣告預算只有一半有效,難在你不知道浪費的預算是哪一半,日經模式卻能解決這個問題,」
王彩雲說。

這個趨勢會如何改變媒體生態?孔閔斐分析:「數位媒體也許並不存在(Digital is not a media),」
正確的說,媒體進入數位領域後,所有媒體都將在同一個競技場競爭,「媒體將進入大者恆大的時代。」
未來只有具規模、能橫跨不同平台,和有特色的媒體能存活。

——————————————————————————————- 以上文章完.

這是台灣媒體的解讀, 我們在看看對岸的媒體採訪的報導又是什麼角度~
延伸閱讀:

國際期刊出版聯盟主席:互聯網不是媒體 
媒體雜誌報導文章  資料來源:按這  

唐納德·卡姆菲爾德(Donald Kummerfeld)出生于1935年,畢業于斯坦福大學與哈佛大學,曾擔任美國
白宮辦公室助理及紐約副市長,從2001年起,擔任國際期刊出版聯盟主席。

    1980年,唐納德·卡姆菲爾德還是默多克美國報業集團的總裁。有一次,默多克對他說:
有一天,唐,所有的新聞,包括廣告,都會以數字形式傳播,到時候不會再有紙和墨了。”

三聯生活周刊:您怎麼看互聯網時代的雜志業?會不會真如默多克所預測,有一天,雜志不再需要任何紙和墨?

    唐納德·卡姆菲爾德:作為傳統媒體的一部分,技術的衝擊,我們分分秒秒都能感覺到。
但我覺得應該多往“興奮”的一面看:這麼多機會擺在眼前,如果還像幾十年前那樣做雜志,那多無趣。

    很多傳統雜志都在試圖往數字平臺轉移。計算機、數字技術類雜志是行動最快的,他們的讀者很習慣數字
平臺,轉移起來也很方便。那些面向年輕人的,對時效性比較敏感的雜志,比如財經類、新聞類雜志,向數字
平臺轉移的欲望也非常強烈。但到目前為止,極少有雜志能從數字平臺賺到錢。

    不久前,我們在德國召開了一次“數字雜志2.0”的會議,專門探討互聯網的問題。現場有來自35個國家
的275個期刊界代表。我問他們,你們有多少人從網絡上賺到錢了?你猜如何?只有極少一部分雜志,從網站
得到過3%的利潤。
現實就是如此,至少在短期內,數字平臺的利潤還遠不足以支持一個雜志的開銷,他們主要的利潤來源仍然是
印刷版。所以,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怎麼從雜志轉移到數字平臺,又能賺到錢?有些雜志可能很快,有些會慢
一點,還有一些也許永遠都不能。

三聯生活周刊:您不覺得,在這個時代 “雜志”需要一個新的定義嗎?您怎麼看待像《Nerve》、《Slate》
《Salon》這些純粹的網絡雜志?

    唐納德·卡姆菲爾德:很多新媒體內容提供者喜歡往自己身上貼一個“雜志”的標簽
他們沒有印刷版,只是弄一個網站,時不時更新內容,然後管自己叫“雜志”,
你能怎麼辦?說它不是雜志嗎?它的進入門檻如此之低,幾乎人人都可以建一個網站,然後管自己叫“雜志”
比如Blog,是雜志嗎?我不知道。我不是排外的人,我會說,OK,這是一個沒有出版周期的雜志。

不過,我相信讀者會知道中間的區別:專業的,經確認的,可信的信息和不成熟的觀點之間的差異。

    我不是很熟悉《Slate》和《Salon》,但我相信他們做得非常專業。他們沒有印刷版本,並不代表他們
在質量上比不上傳統雜志。問題的關鍵不在于你把內容放在紙上,還是放在電腦屏幕上,而是你是否
為讀者提供了專業的、高質量的內容?

    今天吸引人們去互聯網的東西,未必明天同樣能吸引人們去互聯網。互聯網只是工具,不是媒體。
今天人們會對YouTube、Myspace好奇一陣子,但我不認為他們是媒體的未來。它只是一種現象,Fad
(潮流)會流行一陣子,但人們會永遠興奮下去嗎?我不這麼認為。我看過太多這種Fad來來去去,最初的
好奇和狂熱過去之後,最終留下來的,始終是專業的、高質量的內容。

三聯生活周刊:那麼,您認為,互聯網時代的雜志應該是什麼樣的呢?

    唐納德·卡姆菲爾德:我說過了,互聯網不是媒體,它只是一個工具。因為有了這個工具,我們第一次有機會
這麼近距離與讀者交流,這是它最大的好處之一。
十幾年來,傳統雜志一直沒搞明白,到底該怎麼把內容放到電
腦屏幕上?很多人把原來的內容打個包,做成PDF格式,放到網上,這是最愚蠢的做法,毫無價值。
過去十年,我們已經充分接受這個教訓,沒人喜歡在電腦面前讀長文章。
一個頭腦正常的人,誰會在網上讀完200多頁的雜志?

    我跟無數人說過:“放棄PDF吧,那玩意兒一點好處都沒有。”網絡上的內容必須是為網絡而設計,為
屏幕而設計,更短,更快,更符合網絡讀者的消費習慣,而最關鍵的是將互動環節最大化鼓勵讀者對你的
內容有所反應。你必須保證,他們能隨時隨地對內容做出反應,不需要任何等待。

三聯生活周刊:您見過誰做得比較成功的嗎?

    唐納德·卡姆菲爾德:Forbes.com。他們從2年前開始做網站,一開始網站只是雜志的補充,但現在雜志反
過來要補充和遷就網站。因為forbes.com每月有1600萬網絡讀者,利潤也比雜志更高。更奇妙的是,這兩
年裏,《福布斯》印刷版雜志的印量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從原來的90萬增加到100多萬。這是完美的雙贏。
我相信,建一個成功的網站,對一本雜志而言,絕對是雙贏的事情。但你要舍得花時間,這不是一蹴而就的
事情。
我還可以再給你一些例子,《人物》雜志的網站people.com、《體育畫報》的網站sportsillustrated.com
《美好家園》的網站bhg.com都很成功。

三聯生活周刊:為什麼這麼多雜志網站中,只有他們成功了呢?

    唐納德·卡姆菲爾德:首先,你要雇一群人,他們得了解網民是如何消費信息和娛樂的。
他們必須會寫讓網民感到舒服的文字。很多雜志記者沒法為網絡寫作,因為他們沒法適應網絡的“即時性”。
第二,你必須不斷做實驗,從內容、版式、設計、再設計…我認為做一個成功的雜志網站,至少需要5年時間。
第三,怎麼吸引廣告商?我們都知道,網民是很不情願付費的,很多時候,我們只好放棄,轉而完全依靠廣告。
在這一點上,傳統雜志其實是有很大優勢的。對新媒體雜志就很難,他們在初期往往很難迅速吸引足夠量的
讀者,來吸引支持它的廣告商。

——————————————————————————————- 以上文章完.

參考資料網站:
FIPP 官方網站   
Forbes.com 
另一篇他的演講記錄

傳統印刷媒體銷售量大家都在下滑, 這是個每個業者都知道的狀況.
也許從之前30億掉的一半剩下15億, 但對傳統的思維管理者還是會認為"至少還有15億"
因為和網站的收益相比, 一個網站一年能有2千萬就算好的相比~ "15億還是比較多"~
所以… 大家投入的資源就是"試水溫"~ "慢慢來"~ "網站定義為傳媒附屬"…..
這是"水煮青蛙"? 還是 "延緩老化"? 或是….   
我不是什麼"大師" "專家"~ 只是個"顧機房"的~  還是帶著"搂賴把" 看我的機器羊去吧~
哈哈哈……     

後記:
FIPP 相關活動的台灣網站 在Google中查詢要小心, 很多網站都被注了"木馬"!!
Google會提醒你這網站有狀況, 真是… 
尤其是magazine.org.tw (請不要點選)
可見資訊能力的不足!! 另人失望!!  看文章之外 也是一個反諷吧!!
台灣更多是"做的一套" "說的一套"~ 真該好好檢討!!

open_img('https://www.oyag.com/attachments/200712/4645536206.jpg')

 

open_img('https://www.oyag.com/attachments/200712/3292640796.jpg')
(沒圖沒真相~ 以上抓圖 2007/12/09 以Google查詢得知頁面)

吳 天元

溫厝的543大家長,平常沒時就愛碎碎唸,標準的阿宅。 平時就愛看電影、研究網路行銷,有時間當然也愛陪伴著家人! 總希望世界和平之外,更希望能看看外星人到底長啥模樣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