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經濟學 熊秉元教授的一堂課 鄭大為事件看台灣的 不理性觀點

愛國,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出自羅珮瑩的部落格

這次再度重新上一次EMBA的法律經濟學這堂課,由熊秉元教授從『經濟學』觀點看待『法律』這,或是另一個說法『社會科學』的理性觀點,這個充滿『打破舊有觀念』的超棒課程,我最近會把它整理出來,絕對值得了解學習~ 這篇,是課程中老師與我們討論的一個個案,特別先整理在這。由於溫厝並沒有第四台,我也不太看充滿八卦、選舉的台灣新聞報導,這個『鄭大為事件』我原本一點都不清楚,我想更加的客觀、旁觀的方式了解整個事件的始末,只能說… 台灣人!你們能夠不要再這樣非理性的思考在處理『』嗎?尤其這還攸關到一個『』的狀況,唉… 這位『曾』先生,你的行事態度只能說,有智慧的人是全都看在眼裡的!

司法女神的塑像,其實正是要告訴世人,如果要讓司法正義能夠伸張,一定要拋開成見與錯覺,以事實與證據為重,如此才能勿枉勿縱,得到「真正」的正義

熊老師的這篇在蘋果上的社論,雖然已經出了一段時間了,但~ 我想這是最客觀和正確的角度『看待』整個事件,老師也完全不認識鄭大為先生,更不用說我們這些學生了,但~ 想想當時跟著起鬨的『鄉民』也好,『暴民』也好,真的該好好想想自己所謂『理性』的認知,想清楚什麼是『對的』、『正確的』,民族主義的旗幟很容易陷入非冷靜思考,台灣可貴的是『真正的民主風格』而不是『暴民待人』。

熊出沒注意>  送溫暖給災民 2010年01月27日 蘋果日報  原出處

各式的天災人禍,帶來多寡不一的災民。災情重的,家毀人亡,妻離子散;災情輕的,傷及筋骨,磨損心志。對災民伸手,可能杯水車薪而無濟於事;然而,真正得到溫暖的可能不是災民,而是自己;讓自己溫暖,讓自己比較像個人!回顧剛剛消逝的2009,鄭大為無疑是最特殊、受害最嚴重的災民之一。他的際遇,值得倒帶重現……。
前不久東亞運動會跆拳決賽,台灣的曾敬翔和南韓選手對決。開賽不久,南韓選手出拳擊中曾敬翔喉部,他當場倒地不起。裁判判南韓選手得分獲勝,觀眾鼓譟;台灣代表團團長曾志朗,高聲指摘裁判:「拿出你們的良心來執法!」

鄭大為,就是在場邊執法的四位裁判之一;曾敬翔中拳倒地時,他也按下了得分鈕。事發後,國內輿論譁然,網友一致聲討鄭大為。旦夕之間,鄭大為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經過調查,台灣的跆拳道協會認定,他「該道歉的是曾志朗!」發言不當,停權三年──不得擔任裁判,三年內也不得開館授徒,等等
鄭大為受到無妄之災,頓成災民,理由如次。首先,為了使比賽更趨公平,國際間跆拳賽已經發展出目前的作法:四位裁判,分坐在場地的四個角落;四位裁判中的三位(以上),在一秒鐘的時間內,同時(先後)按下得分鈕,才算得分。韓籍選手得分,是四位裁判都按鈕;因此,鄭大為的專業判斷,和另外三位國際裁判一致。
鄭大為蒙不白之冤
其次,韓籍選手出拳,先打到曾敬翔喉部的護具,得分;再連續動作觸及喉部,曾敬翔受傷倒地因此,得分成立,受傷倒地也是事實,兩件事同時成立;鄭和另外三位裁判瞬間作出的判決,不是按著良心,而是根據專業判斷。判決並沒有錯,誤傷也是激烈運動和競賽不可避免的一部分。再其次,鄭大為「根據聲音按鈕」的說法,被許多網友嘲諷與侮辱,認為他:睜著眼睛說瞎話,自曝其短。然而,跆拳比賽時動作電光石火,裁判憑肉眼之外,當然要靠聽覺幫忙。鄭大為和另外三位裁判,看到韓籍選手出拳,聽到擊中護具的聲音,立刻按鈕,何錯之有?
還有,媒體報導,鄭獨來獨往;開完「裁判」會議(而非「領隊」會議)後,沒有和選手分享相關訊息。然而,鄭大為的身分是裁判,根據專業倫理,他不可以也不應該把相關的資訊和選手分享。他謹守分寸,應該受到肯定才是。
最後,現代社會判斷是非的尺度其實很簡單──尊重專業分工,相信專業判斷。在天平的一端,是鄭大為和另外三位國際裁判(其中一位是大陸裁判,根據民族情感,對韓籍選手大概不會有太多好感);他們都是老跆拳,都有多年的競賽和執法經驗。天平的另一端,是台灣代表團的領隊曾志朗;他的專業是心理,以政務委員的身分,玩票式的帶團與賽。曾志朗態度強悍,張牙舞爪,架式氣焰和國會裡的演員一般。然而,從專業的角度來看,到底誰是誰非,誰的判斷比較可信呢?!
鄭大為的瑕疵,是沒有面對媒體的經驗。(反躬自問,又有多少人有?)因此,情急之下,才會直接說出:「我是靠耳朵按鈕」和「該道歉的是曾志朗」。仔細斟酌,這兩句話都是持平之論。鄭大為其實沒有錯,錯的是曾志朗,錯的是跆拳道協會,錯的是眾口鑠金的網民/大眾
事過境遷,也許鄭大為已經走過陰霾,恢復平靜。然而,瞻前顧後,整起事件可以說是義和團式的大烏龍,而鄭大為是不折不扣的災民。捫心自問,也許很多人都欠鄭大為一句「抱歉」,特別是有良心又充滿了正義感的曾志朗!

作者為台灣大學經濟系及研究所教授、中國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另外,我再把場地判定得分方式整理成一張圖來說明一下:

首先~四位裁判都是不同國籍的,評分制度還是嚴格到四位裁判中三位以上當擊中一秒內同時按下得分鍵才能算數,況且鄭大為事件時是『四位裁判』同時判定得分!  這樣的專業判定比不上一個曾先生的認定!?

國際組織判定我們為『暴民國家』我也不會驚訝了,因為一個人的『出言』,造成其他運動選手的浪費寶貴比賽時光,只能說這個『成本代價』是全民的遺憾!更是對選手的不公!

再看看當時跟著起鬨的『鄉民』們,你們真的該好好反省自己的行為和言論!非理性的判斷,甚至我個人可以用『鬧事』來形容這些行為,他不只傷害鄭先生,更是傷害到一個『號稱法治的台灣』稱呼了!

這所謂『台灣跆拳道協會』剝奪了鄭先生的工作權,更是令我懷疑到這是否又是另一個台灣的『馬屁文化』下的產物,你們的『專業性』真的令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鄭先生!我很抱歉你的專業和堅持被人糟蹋殆盡,雖然這我個人的小小關心來的遲了些,但由衷希望您能渡過這次的困境,加油! 請維持您的專業和堅持!

延伸閱讀

鄭大為裁判風波擴大 亞盟警告 我跆拳恐遭停權

請還鄭大為一個公道  羅珮瑩的部落格

平反鄭大為 重建運動精神 連署書

熊秉元老師,教給我們不是『情緒性思考』,而是以一個經濟學觀點和理性的思考邏輯方式,最近他將專欄文章集結成一本書了,雖然在我看來還有滿多『看不懂』、『摸不著邊』的部份,但熊老師的論點和社會現象觀察,也真是開啟了我另一個看待問題和角度的新視眼,推薦這本書給大家看看了~

2010/10/14 補充一下

這週末熊老師要『大師教學』了,請參考下面資料,有興趣的朋友可別錯過老師講課了喔~

吳 天元

溫厝的543大家長,平常沒時就愛碎碎唸,標準的阿宅。 平時就愛看電影、研究網路行銷,有時間當然也愛陪伴著家人! 總希望世界和平之外,更希望能看看外星人到底長啥模樣了!

4 thoughts to “法律經濟學 熊秉元教授的一堂課 鄭大為事件看台灣的 不理性觀點”

  1. 又是「看圖說故事」分析的觀點。特別是從事經濟專家學者中,特別會說此內容。
    畢竟那事件已經是為麗史,只能說當下事情未能在第一時間適當處理,而造成第一個「錯」出現,卻未馬上制止,而導致連續產生第二、三…個「錯」出現,如雪球愈滾愈大無法收拾。
    暴民,在台灣是起不來的。在國外有非常多國家,動不動就起暴變暴民上街頭。亞洲如韓國就是其中之一。結果呢?人家還不是一樣拿數面金牌,還不是成績風光全世界數十年。有誰會去記那時戰績的過程呢,記錄只會上榜風光戰績在世人。
    「專業」只能用在專業領域裡,而不是任何事情都能用,例如經濟專業者去管理到機械專業等等。專業就是專業,是沒錯。但是人非十全十美,只能說欠缺多加學習而做錯或者去尋求協助幫忙,卻把自傲的專業優越感心態來處理,卻運用在自己「非專業」上,而造成更大的錯誤。

    工作權,沒有人可以去剝奪。除非人被軟禁無法行動自由,否則都是有能力工作的。社會上各行各業那麼多,工作也非常多,只是當事人自己不願意去找其它工作罷了,卻說別人剝奪了他的工作權,那麼那些去應徵的「失業者」豈不是也被剝奪了工作權呢?可知當事人眼高手低,其它工作都不做。
    很多人容易被文章內容所鎖住「圈圈」中思考,特別是專業者人士。

  2. 說實在,我有點不知道怎麼回復您的留言
    台灣民主的發展以世界史來看,還屬年輕,但能有這樣的成果
    真該說這才是台灣人的驕傲~
    但希望不要再這樣『鬧』下去,大家處理事情能多點『科學』、『經濟學』觀點來思考,
    也許有很多結果都會不一樣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