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稱讚的人物 川石光電科技 葉昭欽先生 這是一篇讓我感動的商周報導

雖然這不算是最新的新聞了,但卻是個值得讓人稱讚、學習,尤其是天天看著一推所謂有『創業理想』、『夢想當老闆』、『創業冒險精神』的朋友,每天看不少創業家文章、論壇,不斷從各角度、方面鼓勵你勇敢踏出,但我卻很少看到說明『社會責任』這一部分,也許~ 在勇敢踏出你的創業開端時,創業家們也該好好思考一個問題!

你的肩膀能夠承擔起這麼『責任』嗎? 未來! 你將面對的不只是公司裡創業夥伴,你還要能有面對這些一起打拼的所有員工背後的家庭,未來你的策略、公司努力的方式、經營管理能力…. 最後要負擔的可不是失敗就一個人『勞跑』這樣的處理法。

經營一個企業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不是只有熱情、創意、資金等等就ok,有時天時地利、運氣也還帶著一些不確定影響,這一次~ 川石光電科技 葉昭欽先生的故事,我想有滿多值得我們學習、思考的地方~

好久沒冩讀書心得了~ 這篇剪報收集~ 就讓我分享一下自己收集資料、和一些個人看法吧~

2009年,葉昭欽因為欠3成資遣費,被員工拉白布條抗議;

儘管曾被罵掏空,他仍表示,「只要我活著一天,就要還錢給員工。

(攝影者.中國時報/洪璧珍攝)

這是商周使用2009年7月22日的新聞畫面。

我先將新聞的資料整理在這:

川石光電科技公司驚傳熄燈號   彰化新聞天地部落格的剪報記錄,

以及原始中國時報  川石光電停工 員工爭取資遣  2009-07-22 中國時報 洪璧珍/彰化報導

新聞剪報如下:

川石光電停工 員工爭取資遣   2009-07-22  中國時報  洪璧珍/彰化報導

     我要資遣費!國內省電燈炮先驅川石光電,位於田中工業區的台灣廠六月中旬停工,因勞工至今未拿到資遣金,勞資雙方多次協商破局,近百名員工廿一日到工廠門口拉白布條,縣府勞工處雖火速到場,但協解未果,勞方計畫舉辦遊行,拉高抗爭強度。

川石光電廿五年前從印刷電路版設計製造起家,後來跨足光源市場,因品質優越,屢獲PHILIPS、HITACHI、OSRAM等國際大廠的代工訂單,是國內省電燈炮的翹楚。

這樣一個大廠,卻在上個月中旬無預警停工,所有員工一夕失業。參與勞資協商的縣議員陳素月指出,據了解,該公司的資金缺口約有二.五億,台灣廠歇業後恐怕很難再起。

由於資方並未發給資遣費,勞方向縣府勞工處申請調解,私下也與資方多次協調,但均未獲資方具體回應,勞方忍無可忍,昨日上午有近百名勞工前往工廠門口拉白布條抗議,並高喊口號「頭家無良心」「我要資遣費」!

轄區田中分局出動員警到場維持秩序,勞工處也派員火速趕到現場,試圖邀集雙方協商,奈何還是沒有結果;勞方揚言拉高抗爭強度,計畫申請上街遊行。


經過了兩年,再次看到後續的新聞~

公視新聞報導  影片

[youtube id="uaKimc5mmW4"]

川石光電兩年前突歇業 兩年後意外發資遣費   聯合報╱記者林宛諭   2011.08.29

兩年前,彰化縣省電燈泡大廠川石光電公司爆財務危機歇業,董事長葉昭欽在大陸滯留未歸,員工懷疑他在對岸「享福」;葉昭欽昨天委託兒子葉琮凱發放積欠的退休金、資遣費共一千六百萬元,拿到錢的一百六十一名員工直呼,「像中了大樂透」。

父親是實現他的承諾」,葉琮凱說,父親賣了土地、房產才湊了一千六百萬元,因為父親很在意當初答應員工,說只要給他時間,一定會償還。

資遣費在田中國小發放,古姓員工領到五十八萬元,金額最高。領了廿幾萬的謝姓員工說,他在公司工作十年,公司很照顧員工,川石光電歇廠後,曾短暫失業一個月,後來葉琮凱在北斗鎮成立壯格照明公司,他又被找回去工作。

川石光電原是台灣數一數二的省電燈泡大廠,還有意上櫃,曾是台灣五百大企業。

葉昭欽的堂弟、前川石光電副理葉昭民說,因為電燈泡利潤低,公司花了不少錢開發用於電腦螢幕的冷陰極管背光燈,後因開發失利,又遇上金融風暴,銀行緊縮銀根,導致川石光電跳票,陸續已填補虧損的六千多萬元。

葉琮凱說,父親已到大陸上海、昆山設廠十幾年,雖然台灣工資成本高,燈泡也進入微利時代,但父親希望開發更高科技產品,才能根留台灣,最後還是撐不住。

「其實董事長很辛酸,最想回台灣」,葉昭民說,二年前員工懷疑董事長淘空台灣廠、去大陸享福,員工也和公司打官司,葉昭欽怕回台灣會被限制出境,無法管理大陸兩廠,一直不敢回台灣,每次提到在台灣的八旬老母老父,總是要掉眼淚。

葉昭民說,川石光電的崑山廠設廠時,葉昭欽還計畫在廠區設一座湖,中間有個台灣島,他關心的還是家鄉事,葉琮凱創立壯格照明公司也是希望能「東山再起」,延續台灣廠、照顧老員工。


聯合報的網站上,並有葉先生的兒子的相片,而主角葉昭欽先生到現在還是被控告不能回台灣,整個故事~我想直接再看看商業周刊1244期這一篇的報導,再來聊聊吧~

滯留大陸2年,仍堅持發還資遣費給告他的員工

省電燈泡大王 如何刷清「落跑老闆」污名?

撰文者:鄧麗萍   商業周刊 第1244期  2011-09-26   報導引用出處

歷來大老闆倒帳潛逃,比比皆是,川石老闆葉昭欽卻在公司倒閉2年後,還發還員工3,800萬元,寫下企業家誠信典範。

如果你已經一無所有,努力了兩年,不但抵押了剩餘資產,再跟銀行借錢,終於湊到一千六百萬元,這筆錢,你會選擇留在自己口袋?還是發給一些曾經不信任你、與你為敵的人?

川石光電創辦人葉昭欽卻選擇了後者。

在公司跳票倒閉的兩年後,八月二十八日,他從對岸跨海匯回一千六百萬元,連同先前提撥給勞退基金的退休準備金,一共三千八百萬元,悉數償還給川石光電的一百六十一名老員工。

這三千八百萬元,曾是葉昭欽半生打拚的十分之一身家,卻也是換回一生名譽的代價。

當老員工們開心的領回支票,就像中樂透般欣喜萬分之際,遠在海峽對岸的葉昭欽看在眼裡,心中百感交集。

十年前根留台灣……
為老員工生計,不願出走大陸

兩年前,葉昭欽因為員工不肯和解,將他告上法院而遭限制出境,為了管理大陸工廠,盡快籌到錢還債而滯留大陸,迄今仍回不了家。

人在上海的葉昭欽,接受《商業周刊》電話專訪,回想過去兩年,遭逢公司倒閉,打拚三十年累積四、五億元的資產頓時化為烏有。就在患難關頭,相處逾十年的員工們卻惡言相向,最終被逼著遠走他鄉,說到這裡,電話那一頭,葉昭欽難過得一度哽咽。

老闆是被根留台灣害的。十年前,很多人都叫他放棄台灣。」曾在川石光電工作十四年的謝順賢說,當時葉昭欽的回答是,「二百五十個員工跟我這麼久,我走了,他們怎麼辦?」讓葉昭欽不願放棄的家鄉,就是彰化縣田中鎮。

彰化縣田中鎮的人口僅四萬人,卻曾經是生產全國七成省電燈泡的故鄉,並且外銷到全世界。

在這個傳統農業鄉鎮,一手打造台灣最大省電燈泡廠的人,就是葉昭欽。來到田中工業區,尋找川石光電的舊址,跟隨葉昭欽打拚十五年的堂弟、壯格照明副總經理葉昭民指著園區內最大的廠房說,「這裡整片望過去,以前都是我們的。」

在興盛時期,川石光電有兩百多名員工,曾躋身台灣五百大企業。走進大賣場,消費者無論買的是飛利浦、歐司朗、通用電氣(GE)等品牌,全是川石代工的省電燈泡。

不僅如此,葉昭欽還自創「壯格」和「川石」兩個品牌,迄今仍在市面上銷售。除了彰化田中,川石光電也在上海浦東和昆山設廠,負責生產台灣沒辦法做的燈管,再運回台灣組裝。

五年前試圖轉型……
虧損救不回,變賣家產補破洞

過去十年來,面對中國低成本競爭、價差高達三成,省電燈泡進入微利時代,葉昭欽滿心憂患,卻一心想要根留台灣,決定帶領公司轉型,投入研發電腦螢幕用的冷陰極管背光燈,想要打開另一片藍海。

然而,就像台灣大多數中小企業升級轉型一樣,葉昭欽努力了五年,不但沒有成功,還輸掉了全部。

面板業是個燒錢產業,奇美電一年的資本支出就高達上千億元,川石投入三億元,僅屬九牛一毛,而且川石是個微不足道的名號,就算良率做好,各大電腦品牌也不敢用他們的產品。遲遲沒有訂單,讓這家原本從不缺錢的公司,財務窟窿越來越大。

那幾年,葉昭欽都睡在沙發上,因為焦慮而失眠,每天凌晨兩、三點就起床。為了挽救公司,他不惜開始變賣個人資產,來填補財務破洞。屋漏偏逢連夜雨,金融海嘯是壓倒川石財務的最後一根稻草,銀行開始緊縮銀根,川石也因現金週轉不靈而跳票。

兩年前黯然倒閉……
資遣費協商破局,員工反目傷透心

二○○九年六月十五日,這一天葉昭欽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那是他最刻骨銘心的日子。川石光電宣告無預警停工,所有員工一夕失業,心力交瘁的葉昭欽盡力安撫員工,員工最後一個月的薪水也沒有少給一分一毫。

但是,問題出在資遣費。過去川石一直按照政府規定提撥退休準備金,惟最後兩、三年,因資金流動困難而提撥不足,造成短少三成、約一千六百萬元,但葉昭欽一時半刻籌不出足夠的錢。

當時,葉昭欽和全體員工進行協商,希望員工們能夠先接受七成的資遣費,讓公司保住招牌,同時給他一點時間,補足資遣費的尾數。

跟著葉昭欽一起打拚的員工年資少則十幾年,多則超過二十年,由於年資長,資遣費也特別高。他說,「原本以為資遣費有七成,員工會接受我的。」沒想到,原本稱兄道弟的老員工,卻一夕間翻臉,不僅拉白布條抗議、找民意代表出頭,還一狀告上法院,最後還逼著他滯留大陸。

「公司倒閉前,我的銀行帳戶已一年沒有存款,最後連加油的錢都沒有。」眼看公司虧損擴大,身為老闆的葉昭欽決定不支薪,但公司跳票後,有些員工卻用仇恨的眼光看他,懷疑他掏空台灣廠、到大陸享福。

當初葉昭欽為了老員工而根留台灣,然而,當他有難時,員工卻沒有挺他。

勞雇雙方和解破裂當天,意味著川石走上清算倒閉的命運,員工的不信任,讓葉昭欽既傷透心又憤慨,兒子葉琮凱回憶,「那天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父親哭。」

為了償債及東山再起,葉昭欽決定往大陸發展,但礙於出入境限制,他怕自己回台灣就無法管理大陸兩家工廠,只好長年滯留大陸。

在這兩年裡,葉昭欽有家歸不得,身上還背負著「潛逃」、「掏空」等罪名,被朋友稱作「漢子」的他,常常一個人呆坐在上海辦公室裡,不知流過了多少眼淚。

川石老員工葉秉豐說,「老闆當初一直堅持到最後,如果他真的要A錢,就不會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當時朋友都心疼葉昭欽,建議他想辦法迴避債務,不要還了,但他堅持不肯的說:資遣費和預告工資,是員工應該得到的。

今年人生反轉……
不惜背債還錢,意外贏回信譽

雖然被員工誤解而滿腹委曲,但他仍告訴自己:「只要我活著的一天,還能吃香喝辣,我就有責任去還我應該還的錢。」葉昭欽說,員工比他窮的很多,本來他不知道員工有多少存款,直到負責薪轉戶的銀行告訴他,員工們發薪水的隔天就把錢提光,讓他深諳員工日子不好過,並且一直謹記於心。「只要我過得比他們好,我就要把錢還給他們。」

彰化廠倒了,老員工又不諒解他,但葉昭欽沒有被擊垮,他收拾心情,專注經營大陸上海浦東和昆山廠,希望盡早籌到錢。努力了兩年,為了籌錢,他變賣了部分資產,連手表也拿去抵押,而大部分補償老員工的錢,還是抵押房子跟銀行借的。

很多朋友越洋打電話給他,第一句話就是「恭喜、恭喜」,他笑著回答說,「背債發錢有什麼好恭喜的。縱使沒有一個員工打電話對他表示感謝,他仍是平常心。

這兩年,葉昭欽流落異鄉,兒子葉琮凱心疼說,父親去大陸兩年好像老了十歲。資遣費解決後,葉昭欽最盼望返鄉看看闊別多時的高齡父母。

現在,葉昭欽總算鬆了一口氣,電話裡,他談起自己最大的興趣是登山及參加鐵人賽,此生要完成攀登百岳的夢想,迄今已爬四十座。

登山的過程,就像人生……。」說到這裡,他突然頓了一下,然後自我解嘲說:「我是個失敗者,還是不要發表什麼哲學。

葉昭欽的奮鬥歷程,就像是許多台灣中小企業家的縮影,過去兩年,他面臨公司轉型失利、老員工的不信任,但他堅持做對的事,並且做到底的信念,讓葉昭欽做出了別人不會做的事:公司倒閉了,老闆還回來還錢。

雖然到目前為止,葉昭欽的大陸事業仍未獲利,但堅持還錢的舉動,卻為他的人生帶來了反轉,不僅重拾自己的信譽,也意外得到外界的肯定。

   小檔案:  葉昭欽

出生:1955年
學歷:彰化縣大慶商工電子科(前曉陽商工)
經歷:川石光電創辦人暨董事長
現職:上海暨昆山川石光電董事長

葉先生的資料,我從2008年11月一篇自由時報的採訪中,找到他的相片(如右圖,相片出處  自由電子報 省電燈泡不省電? 業者駁斥 新聞報導資料)。

我相信他不是一個『打腫臉充胖子』的老闆,更相信不是因為良心發現這樣狀況,一開始他就是一個老闆的責任感、企業家老闆的認知、甚至懂得堅持做『對』的事的一個人。

我真的很佩服這種跌倒了又能站起來,並且還不會忘掉以前的一切,這樣的企業家真的令人欽佩,但也真的為一般勞工、工作者感到失望,尤其是既然已經一起打拼這麼多年的員工了,應該不會用這樣的法律途徑讓一個『朋友』失望吧?

可惜我網路上查不到當時自救會的相關資料,媒體報導當然也可以是挑具『故事性』、『可看性』的方式報導的,少了另一邊的聲音難免可能有些偏頗,但~ 說具我個人的感覺,川石的老員工們,再怎麼樣你們也該打個電話、隻字片語告訴葉先生家人、兒子請他們轉達一個『謝謝』吧!

我當然知道大家都是上班族,薪水有著非常重要的關鍵角色,但想想這樣的老闆,台灣真的不多吧!  願意先把自己犯過的錯第一時間處理、修正、彌補,這才叫『好老闆』啊! 一句『謝謝』可能會是他最好的鼓勵,我相信葉先生對再怎麼多的稱讚、媒體的報導,都不會有你們能跟他說聲謝謝來的還令他感動的!

這一篇報導真的令我感慨良多,但也讓我更加對何謂『成功』有了更多的認識,葉昭欽先生這傻子般的堅持,不需要發表什麼成功話語,您從做事的方法、處理的方式,已經是非常好的學習榜樣了~

謝謝你讓我學習到一堂『EMBA』裡課堂不會教的一堂課了。   真實的『企業責任』!

吳 天元

溫厝的543大家長,平常沒時就愛碎碎唸,標準的阿宅。
平時就愛看電影、研究網路行銷,有時間當然也愛陪伴著家人!
總希望世界和平之外,更希望能看看外星人到底長啥模樣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